<cite id="9vvlb"><th id="9vvlb"></th></cite><del id="9vvlb"></del>
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<ruby id="9vvlb"><ins id="9vvlb"></ins></ruby>
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
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
<ruby id="9vvlb"><i id="9vvlb"><menuitem id="9vvlb"></menuitem></i></ruby>
<ruby id="9vvlb"><ins id="9vvlb"></ins></ruby>
<span id="9vvlb"><dl id="9vvlb"><del id="9vvlb"></del></dl></span><span id="9vvlb"></span>
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<strike id="9vvlb"></strike><ruby id="9vvlb"></ruby>
<span id="9vvlb"><dl id="9vvlb"></dl></span>
精彩推薦

臺灣電力供應——沒那么簡單

2018-5-17

來源:北京青年報 作者:政知見 選稿:成昭遠

隨著大部分地區持續三天的氣溫超過30攝氏度,臺灣地區的電力供應再次拉響警報。去年8月份,島內連續十天出現超過36度的高溫天氣,打破自1897年以來120年的歷史紀錄,多地發生大停電的重大事故,蔡英文當局下令全臺公務機構在下午最熱的一點至三點關閉冷氣。

兩三天后,817日晚上,由于“臺電線路跳脫”,臺北萬華區近7000戶遭遇停電。

這些對臺灣百姓來說,這可不是小事,畢竟從2003年以來,島內已長達十二年沒有限電。

    臺灣怎么就缺電了呢?

    臺灣曾經是“大!

    時光倒流一百多年,臺灣可是“大!!

    中國大地上第一次點上電燈,是在1879年的上海虹口。

9年以后,臺灣巡撫劉銘傳在臺北市東門創立興市公司,建設電燈廠,從國外購進蒸汽發電機組,建成發電。1905年,劉銘傳先期籌劃、日本侵臺后建成的龜山水電站建成發電。

    龜山的重要意義在于——它是中國國土上最早的一座水電站。


    而中國大陸最早的水電站,則是3年后建成的云南石龍壩水電站。

    在建設電站的歷史上,臺灣可是全國領先的。不僅如此,1934年建成的日月潭大觀電廠曾經是“亞洲第一大水力電廠”。

    多年后的臺中發電廠裝機容量為5780兆瓦,一度成為“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火力發電廠”。

    之所以說“一度”,是因為自從年2月份以后,這個“世界最大”落在了內蒙古托克托發電公司身上了。

    很多年前臺灣的電充足得很。就拿曾經的“亞洲第一大水力電廠”來說,當時供應島內7成用電,發的電多到用不完,臺電公司還要成立“電力勸誘班”,千方百計引導民眾多用電。

    當時負責勸誘班的工作人員子女回憶說,大觀那時11萬千瓦電力原本預估要10年才能消化完,不過父輩每天不辭辛苦,背著燈泡到各家各戶拜訪,推廣多用電好處,結果3年內就把發電量用完。

    蔣介石在臺灣二十多年可不是躲在青山綠水間怡情養性,他還是做了不少事情的。

    上世紀50年代,蔣介石力推“兩個開發電源五年計劃”,發展水電和火電,并且支持漲電價,發話說“反對漲電價的要開除出黨”。

    60年代,蔣介石下令撥?1.4億美元,擬定了一個“新竹計劃”,打算研制核武器。但遭到美國反對,于是轉而發展核電站。從19712月到19855月,臺灣總共建造了三座核電站共六臺核電機組。這些核電站的名字就不像“大觀”那般講究,直接就叫核一、核二、和核三電廠。


    在大陸剛剛實現核電零的突破的時候,臺灣的核電占全島供電比已達20%以上。

    不過在1985年臺灣打算建第四個核電廠時,卻遭到多方反對,后來蔣經國指示暫緩興建。

    二十多年后,蔣經國的英文秘書馬英九執政,宣布重啟“核四”項目。但是跟老領導一樣遭受強烈反對。

    這么多年來歷經蔣經國、李登輝、陳水扁、馬英九、蔡英文五任領導人,“核四”依舊是臺灣省懸而未決的一個項目。

    而蔣經國之后的幾任領導人又可分為兩個陣營:李登輝、馬英九這兩名國民黨陣營的是贊成發展核電的;陳水扁、蔡英文這出自綠營的,則是堅決反對,因為他們要“用愛發電”。

    那么我們要回過頭來看看臺灣電力的發展情況了。

    從時間縱向來看,在相當長的一段歷史時期,臺灣電力主要依靠發展水電。隨著臺灣人口和經濟的增長,水電已經無法滿足臺灣的電力需求,急需其他形勢的能源作為補充。隨后、相繼發展了火電、核電以及少量的新能源發電。2014年臺灣總發電量為2600億千瓦時,其中火電(包括燃煤、燃油、天然氣等)占比78%,核電16.3%,水電2.9%,可再生能源2.1%。

    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,臺灣過于仰賴火力發電,占整體發電八成比重。這帶來兩個問題,一個是臺灣98%的能源依賴進口,用火力發電成本很高;另一個是臺灣中南部已經飽受火電污染之害,這些年來,也有不少民眾抗議發展火電。

    那么,可再生能源發電呢?

    先說說最資深的水電吧。歷經一百多年發展,水力發電是各種發電技術最成熟的一種。

    臺灣島內可供發電的河流有25條,看上去水力資源還比較豐富,不過島上的水電潛力沒有你我想象的那么大。業內人士介紹說,“靠天吃飯”的水力發電有兩種方式,一個是川流式水力電廠,一個是水庫式發電。

    川流式發電要碰上降雨量少,發電量就會大幅降低甚至無法發電;水庫式發電廠,則受限于島內河流短促、地質脆弱、優良水庫有限等因素。即便那些建成的水庫,也有淤積嚴重、蓄水量低等問題,無法提供足夠的發電能量。

    再說了,水庫里的水也都不能拿來發電啊,老百姓還要喝水用水呢。

    所以水力電廠常年有2/3的容量被迫停擺,水力發電常作為用電高峰時的調節角色。

    風力發電也是“靠天吃飯”。風太小時發不了電,臺風來了則要停止運轉,否則會造成設備毀損。風電在臺灣還有一個尷尬,那就是“供”“需”對接不上:9月至次年4月是臺灣的盛風期,發電效率很高,而臺灣用電高峰卻是每年的6月至9月,想用上的時候偏偏指望不上。因此,臺灣的風力發電機組年利用率只有28%38%。

    不僅如此,上風電必需要考慮地形因素,臺灣地形以山地為主,約占土地總面積的三分之二,可利用的土地資源十分有限。

    臺灣炎熱天氣很長,太陽能發電被認為有很大潛力,事實上除了晚上和陰雨天無法發電,臺灣多云的特點也不利于太陽能的利用,平均每天可用于太陽能發電僅34小時,加上電池轉換的效率損失,只有約10%的太陽能可被轉換為電力。而海洋能,從國際上看都還沒有太成熟的技術,也是指望不上的了。

    可再生能源除了供應有難度,成本也是一個大問題。與化石燃料發電相比,即使是最便宜的陸上風力發電,成本也要2.6/度,太陽能發電為4.97.2/度,離岸風力為5.6/度。

    專家說了,再生能源在國際上被定位為“輔助性能源”。想成主力,難。

    跟上述幾種發電方式相比,還是核電經濟劃算。

    據測算每度電僅為0.7元新臺幣,燃煤、燃氣及太陽能發電分別是核電的2倍、4.7倍和10倍。

    根據2011年的數據,臺灣的3座核電站裝機容量占全省12.4%,而實際發電量份額卻達到19%。這個數據表明,臺電公司更喜歡用便宜的核電,對其他發電方式則不出全力。

    曾經有專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,臺灣的核電不得不建。

    拿臺灣北部來說,這一區域供電能力占全島的35%,尖峰負荷用電量卻占到全省的40%。核一廠、核二廠、核四廠均位于臺灣北部。

    尤其要注意的是,核一、核二分別在1978年、1981年前后投入使用。核能發電廠一般使用年限是40年左右,掐指算算,留給這兄弟倆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    如果這兩個廠子關張,臺灣北部的電力缺口達到315萬千瓦。

    當然,正如上面提到的沒有任何能源是完美無缺的,也有意見認為核電不適合地狹人稠的臺灣。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在福島核事故后評估,臺灣的4座核電站由于處在臺風、地震等自然災害高發地帶,被歸為“最危險”的核電站。

    還有核廢料的問題。媒體透露,臺電公司以開發罐頭工廠的名義,暗中在蘭嶼島上建設核廢料處置場。多年后人們才發現這些所謂的“罐頭”其實是核廢料儲存罐。處置場有將近10萬桶核廢料的儲存罐因為海島氣候的侵蝕,已經出現銹蝕破損,至今沒有解決。

    “不可能三角”怎么破

    從報道上看,這次的缺電是“偶發”事件,不過背后顯現了一個問題——“不可能三角”。

    也就是說,在用電問題上有三個維度:廉價、環保、穩定可靠。任何一種發電技術,最多只能占據其中兩項。想把好處都占全了,沒戲。

這時候得來談談這個“體制”問題。在美國和歐洲這種市場化的地區,電力用戶的電價一般是被允許月度或季度浮動的。而像臺灣這樣的非市場化的地區,電價被政府牢牢管控,一旦價格波動,民情激憤,對選舉的影響也極大。

    可能有人要問,臺灣不是資本主義嗎,不是自由市場嗎?

    在電力市場方面臺灣可是垂直一體化的。作為臺灣四大公營事業之一,臺電負責全省的發、輸、配、售等環節。由于核電等主力電源建設受阻,導致發電任務基本由油電、氣電、煤電承擔。而這些都受到國際燃料價格等影響,臺電方面也會受到很大壓力,年上半年這家企業虧損近71億,成經濟事務主管部門管轄的四大公營事業中唯一虧損,累積虧損高達1010億元。

    這種“寡占”地位,也受到多方指責和非議。自從1995年“電力自由化”開始,島內民營企業(如臺塑、長億集團)對臺灣國企臺灣電力的電力市場爭奪,美國通用電氣為首的島外力量也看上了臺灣的市場利益。

    從民眾角度看,不同的發電方式和調整,都可能引起島內的民間團體和不同利益集團的反對和抗議,這也使得一些政客在“民意”和“選票”面前,要做出更多的考量。

    最后,就是藍綠兩個陣營的恩恩怨怨。套用陳水扁的那句名言,真是“罄竹難書”了。

    缺電的問題,看上去很撓頭,不過也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法。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:

其實解決臺灣島的供電問題從技術層面看并不復雜,從福建平潭到臺灣新竹海上距離僅140公里左右,比海南島的海底電纜長不了太多,所以從大陸通過海底電纜向臺灣島內供電是完全可以實現的,F在的問題不是技術問題,是政治問題。只要臺灣方面有意愿這是不難做到的。

 >>  張國寶:風力發電,功莫大焉
 <<

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_日韩电影在线中文宇幕_伊在人线香蕉观看视频